“因为你的特别的。
我始终这样坚信着。”

好想听有人这么对我说。

主要掉落原著paro
极度恐惧ooc
其他置顶啦

【粮食向】笔间故事

稍许抱憾,本来是想参一个合本的,后来因故没有出本。
CP味道不是特别浓,粮食(良识)这个清水的说法也是从论坛里继承来的,哈哈。


比起电话、QQ,许三多更喜欢写信。
这也难怪,老A是个非常特殊的职业,即使是马小帅、高城这样的现役军人也未必容易打得到老A那里。而且网络很容易泄密,不安全。
比起其他方式,写信更美更有意思。一笔一划不仅温暖还更有人情味。最好的情思总是用信来表达的,一敲一打的电子邮件虽然方便,单考虑邮件本身,既显得冷冰冰,又毫无人情味可言,绝非最佳之选。
每个月底,许三多总是要去门口溜溜,看看有没有来信。偶尔经过的成才会白一眼三多,吴哲则拍拍三多肩膀假装叹气。
许三多总是对他俩笑笑,然后在门卫室里的柜台上拿到几封信。
前几天,许三多收到一封信,是马小帅寄的,字迹如人名般初脱稚气,笔划里停顿,转折,捺脚清清楚楚,和人一样干净清爽。里边附了张照片,是某某连长啊不副营长因为勇于尝试高机手背多处被划伤,现在手被裹成了棕子的照片。
马小帅写,连长又玩脱了,这照片难得,得好好收着。
吴哲凑过来笑,说这图片可以收录高某毁形象影集。
旁边齐桓有意无意踹了吴哲一脚,开玩笑说你怎么不把上次被闪光灯吓着的照片公之于众?
许三多在一边笑吟吟的。
今天是伍六一的信。伍六一一向寄的少写的多,字里行间的硬朗透露出笔迹主人的风骨。可惜那信说是信倒不如说是明信片,字只能勉强聚在一起,反显得有些脏。一味地撑着勉强着一定很累,许三多叹气。
伍六一爱勉强,又倔,看见这信,就觉得活生生的伍六一站在面前,可劲地笑成大男孩,拼命摆着手叫你别管他。
信的风格极其直爽,先是回复许三多以前的信,告诉许三多不必担心,自己能应付。又讲了些工地上的趣事,讲那个一起的工友牛二被少给了钱,伍六一二话不说帮工友讨公道,结果别人都打不过他这个瘸子。信里还有许多有意思的事,总之,伍六一铆足了劲开着玩笑。不只这封信,从前的每一封都是。
许三多读着信,又想笑又无奈。伍六一还是那个宁折不弯的六一,而许三多却不再是那个天真的许三多。想想过去的快乐和忧伤,心里不知那根弦给触动了,久久说不出话。
信结尾如常,叫许三多不许泄露七连散的消息给史今,不然他一定跟许三多拼命。
许三多把伍六一的信抚平,小心地摆在书桌上。
书桌上还有很多信,不光有六一的,还有史今的,甘小宁的,白铁军的,甚至几封老马薛林等五班的信,以及成才在五班时的来往的信。许三多还把自己写完却未寄出去的信压在了最底下。
史今的信最整洁,也最多,笔锋流畅,信纸也干干净净,内容大多与许三多聊家常,聊老七连怎样怎样,这种时候许三多会求助成才,看看得扯怎样的谎才能瞒过去。
史今写:三多啊,七连现在怎样了?六一是不是还硬拼?你给劝劝他。
许三多只好写:七连现在很好,连里配备了新式高机。六一也挺好,成绩名列前茅。
谎不算圆满,却一定会写,为了守六一的承诺。
有一次史今给许三多和成才各寄了一包喜糖和一张喜帖。史今在许三多的喜帖上写,他知道许三多和成才没时间来,可是他还是想把这些快乐分享给他们。
许三多和成才两个人写了两封贺信庆祝,那次,许三多头一次看见成才认认真真地找了张信纸,写了满满一大段话。人有想说的话要写的时候总是特别认真。
再后来,史今还把儿子的照片寄过来,他儿子小名叫多多,照片里可爱的不像话。
书桌上甘小宁的信总是鼓鼓的,里面时不时夹点照片夹点杂七杂八的小玩意。甘小宁特爱在信里夹附件,他后来透露,马小帅信里的照片也是他提议夹的。又圆又鼓的字体是甘小宁独一无二的风格,大小跟锣一样填满信纸。小宁小帅在师侦营比较忙,寄的不多,一般都是写老七连人的轶事,高城不幸被提及率很高。
想起来很好玩:高城一般不专门写信,他总是留个短条夹在小宁小帅的信里,留一些励志短语,一些叮嘱许三多好好训练的话或对小宁小帅写的事情的反驳,有一次就更正了小宁写的集团比赛的名次顺序。小帅后来说,那次甘小宁也没想到高城看他的信,虽然知道信要给检查可还是有些不甘,索性在信里多写点密语,跟抗日传递信息差不多。后来许三多演习有碰上高城,谈起信,高城表示小宁那都不是事,只要不泄露机密,爱写啥写啥。短条上高城的笔迹还真不赖,刚劲有力,不愧是军校优秀生。
白铁军总共才两封信,他复员后开了公司,太忙了来不及回,不过那信真像白铁军,内容基本不上调,搞笑风趣,仅有的两封信篇幅都特长,的确是白氏诚恳的风格。签名意外的潇洒,据说是因为合同签多了的缘故。
给白铁军写第一封的回信时,许三多头一次开了玩笑,说起老A选拔那次小宁说白铁皮吃香的喝辣的好不痛快。后来白铁军回复,他忙的饭都顾不得吃,哪有甘小宁说的舒爽?
白铁军回复的第二封信的最后写了一句不太符合他风格的话,说如果有机会再选择一次入伍,他还会入伍当他那个老末。
那次许三多看到这句话一下子有些愣怔没回过神。
老马的信较多些,也是家常多一点,笔迹温和却又不失力量,些许连笔却不显凌乱,反像是岁月沉淀造成的痕迹。
其实老马退伍后,五班之间的联系一直没有断。不仅是许三多,薛林也经常给老马写信。有一次许三多收到一个包裹,居然是薛林手织的毛绒围巾,天冷的时候戴着特别暖和。围巾一角上织着一颗红五星,薛林说这是五班的标记。许三多格外珍惜这条围巾,洗衣服的时候都专门挑出来手洗。
这围巾不只是冬天的御寒之物,更是一条联系他们的纽带。
除了许三多,老马李梦老魏成才也各有一条一样的薛林手织围巾。
薛林也来往了几封信,成才到五班时三四封,复员后多了一点,字迹不算刚劲却也整齐。信里话不多话不少刚刚好。薛林说他当兵的时候是个兵油子,属于混吃等死的那种,走的时候却觉得又不舍得了,大概人就是容易有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许三多回复说你文采真好,薛林回:狗屁!都是被李梦那小子熏的。结果后边笔锋一转:巧的很,现在李梦不在耳边唠叨他小说,耳朵倒不习惯了。
谈起李梦,他寄过一份报刊给许三多,小说写了连续也有七八章,也算难得,偏小说还是那个牧羊姑娘的故事,许三多不知为何觉得倒有些可惜。这种可惜也说不上来, 只是一些迷迷茫茫的感觉。如果可以,许三多打心底里希望李梦写写李梦自己身边的故事,好歹比牧羊姑娘真一点。
老魏文化程度不高,写信的时候只能写一两句。后来许三多就寄给他一本字典。再后来,老魏的句子就越写越好,不过字迹可得再加把油。
许三多在五班时成才寄了封信,字末总有点上扬,后来从老A回到五班后又写了封信,笔风大改,写得很稳,没有滑笔。
成才后来买了支钢笔,写写弄弄字还挺好看。那支笔成才特别宝贝,不舍得用,结果有一次C3不小心拿错了笔,把成才那支笔拿去画测绘,于是乎这笔就完成使命寿终正寝了,搞得成才一个半月对C3没好气。
有两封信是许三多意料之外的。第一封来自洪兴国,洪兴国说他有点想七连了,就写点信给七连,他打算给每一个人都写一封。指导员的字不丑,可也不好看。有点潦草的连笔飘满纸上。
另一封居然来自王团长。王团长讲了关于那个弹壳坦克的故事,说那是年轻的时候,见别人做弹壳台灯,自己眼馋,打算做一个更大更好的,没想到开始做了之后特别麻烦。当初花了很旧做完坦克觉得特别值,现在送给许三多还是觉得特别值。年轻时本就该给自己找点麻烦,不然老了就没什么机会了。他希望许三多在老A努力。许三多有些受宠若惊,却也特别高兴。
至于许三多自己写的信,更多是回信回的不亦乐乎,字迹更近楷体,横折撇捺分明。
此时已是晚上,许三多想找张纸回伍六一。
“别写了,明儿还训练呢。”齐桓准备关灯。
“好。”许三多关上台灯。
月色很美,沁人心脾。一张张信纸上,跃然是一份份割舍不断的思念。
晚上的月光有些清亮,许三多有些睡不着。看着窗外的月亮,一些回忆爬上心头。那是许三多从下榕树回老A后发生的事,实在是令许三多难以忘怀。
回老A后他收到了两份礼物。一份是吴哲之前给许三多拍得全无笑容的照片集,笑得十分惨淡。不过,这个照片集最后的一张是许三多笑容满面的照片,后边附有吴哲的一段字:“不是老吴拍不好,只是三多你不笑。若是三多开怀笑,自然照片也称妙。”许三多光看自己那几张臭脸照就笑叉了气,翻到最后吴哲的诗,更是笑痛了肚子。别说,吴哲写得还挺押韵脚。
吴哲是光电硕士,对语文的研究甚少,光是这段诗估计就费了一番精力。许三多仔细看了看诗,字迹稍凌乱,笔走龙蛇,乱却不觉浑,反而越乱越稳。
最后的那张照片上,其实不止有那诗,还有各种杂七杂八。唠。这些杂七杂八不仅包括对三多的祝福,居然还有几篇吴哲手抄的养生菜谱,说是可以怡养身心。吴哲这个话唠,不仅说得多,还写得多。
许三多收到的第二份礼物,其实不该算礼物。那是许三多二十万元的账本。
“人不能过得太舒服,班副说的。”许三多憨笑。
这本帐本对许三多来说很有意义,一方面提醒自己还债,另一方面,战友这账本在上面留了话。
比如齐桓吧!被称为“齐妈”,字却硬朗得很。不同于吴哲的乱且稳,齐桓的字干净利落,没有半分拖沓,颇有“屠夫”风范。用吴哲的话说,齐哥的笔锋简直不是笔锋,是刀锋。
齐桓的脸黑,心不黑,虽然一脸“你惹我试试看”的欠揍表情,但那只是对南瓜的伪装。南瓜难过的时候齐桓不比谁少担心他们。许三多打心眼里喜欢齐桓这个有情谊的战友,出生入死的兄弟。
与之相反,C3写的字简直奇丑无比。那字是画还是墨点,C3自己也不清楚。队长最讨厌C3的战斗报告,不是因为写的烂,而是因为队长根本看不懂C3写了啥。这可苦了C3,每次写完报告都还得自己再誊写一遍,确认每个字都可以认出来,耗人力耗精力耗时间。
不过听C3室友黄自强说,C3的画图功力可并非人皆有之,每每作战都由C3负责测绘,相当厉害,所以也算是有得必有失吧。
据说C3入老A的时候画的测绘的还原度那叫一个传奇,比老A的地图还详细。后来齐桓削南瓜,训C3时可没多少好脸色,因为老A地图是齐桓测绘的,看了C3的地图,袁朗差点把齐桓活生生削下一层皮,说一个专业老A
测绘技术居然还没有一个菜鸟好,太丢脸了。
是否是因为同寝之故,黄自强的留言也颇有艺术气息。他在鼓励的话旁边画了一辆坦克。坦克上边还有一个小兵,顶着钢盔,白牙露了出来。许三多看了这照片,莫名想起许老爹打算接他回家的时候了,那时他从坦克里出来,笑嘻嘻的想告诉老爹他想留下来,留在一切开始的地方。
现在和过去即使相连却终有不同,脚步停不得。许三多对自己说。
这张坦克后来被毁了,只因C3在旁批注:“机枪太高,炮管太长!”坦克上被C3用红笔勾岀错误,红得相当惨烈。黄自强在下边用笔“哭诉”:“还我坦克!纳命来!”旁边石丽海幽幽写了一行小字:“C3你是瘟神吗成才的笔到你手里废了黄自强的坦克到你笔下毁了。”
“要你啰嗦!”底下C3回复。
虽然黄自强的字上不得台面,但他写得非常用心。平常邋邋遢遢的黄自强专门打了线,一排排过去非常整齐。
顺带一提,C3兄和自强兄玩的太过了,两人的涂鸦几乎占了一页帐本的大小。齐桓默叹,这也算是格外别致的账本啊。
如果说人有反差萌的话,那就是在讲佟立国了。让许三多吃惊的是,一直,一直,一直严肃,寡言的佟立国居然密密麻麻地写了一大堆,连“要吃好睡好”都反复写了几次,让人吃惊不少,都觉得不是佟立国的风格。
据同寝薛钢透露,一次佟立国生日,老A们帮忙庆祝,薛钢买了一副手套给佟立国。佟立国表面冷冰冰,但直到现在,佟立国不作战时就一直戴着那副手套。就连成才随手送的一本小说,也被佟立国细心包了书皮放在架子上。
写了很多留言的佟立国字迹也不赖,也算是老A中的翘楚。笔划干净,连笔不多,方方正正。格外引人注意的,是修正带的痕迹。字迹不太雅观的,如C3,错别字一杠也就过去了,然而佟立国就不同了,把笔误修得干干净净。这事中校有话要说,因为佟立国去队里的小店买修正带太急,差点撞到买烟的队长。队长腹诽怎么没见你写报告这么用心,佟立国小声说队员比报告重要,队长哑然失笑。
不同于佟立国,石丽海是字如其人的典型代表之一。石丽海话少,字也少,笔锋干净又不拖沓,留话写得也少。在老A中,石丽海比起谈话者反而更像倾听者,执行力相当高,他算得上是真严肃的人,和许三多倒有几分相像。
凡事总有例外,偶尔石丽海也会不严肃一下。有一次愚人节,石丽海骗大家说不久洗衣房里洗衣机要检修,让大家早点去洗衣服。一堆大老爷们的衣服时不时堆个几天,味特别重,最怕没办法洗衣服,那天洗衣房里堆满了衣服,味道特别浓郁,简直不能进人。
石丽海问大伙怎么他这么白痴的骗人技术都可以把包括队长这样的精明人士骗到,连虎默默地说石丽海这么一老实人从没骗人,骗人的时候自然别人容易相信。
倒是连虎这个家伙,和石丽海完全不是一个风格。连虎是个大胃王加话唠,一顿三四个大馒头不眨眼,还边说边吃,C3总担心连虎吃饭会喷着他。每次午饭都躲得连虎远远的。
连虎身材非常健壮,爱吃却绝不是别人想象中的一身肥膘。用连虎的话说,老A的魔鬼训练早让肥膘消失到天际之外了。
连虎的留话和本人一样风趣。笔迹中规中矩,稍带连笔可还算看得清楚,内容却不太守规矩,不仅夹着俚语方言和俏皮话还写得很多。C3老是开玩笑说连虎没当艺术兵来老A屈才,当即被连虎猛踢了屁股。
账本上有一块十分惹人注目,那是薛钢写的寄语。
寄语不仅字迹干净,字体还有些飘,特别有行书风范。再联想到演习时薛钢一脸残酷………
C3最先向薛钢提出疑问,得知了惊人的事实:薛钢自幼成绩优良,专练硬笔书法,至今已八级。
寄语内容也非常体贴入微,与佟立国写的寄语有过之而无不及。所谓人不可貌相,原来薛钢一个堂堂八尺抠脚大汉也会有细腻一面啊。
A大队人才辈出,练书法的也不止薛钢兄一个,还有咱们机智的队长。
中校一直对自己的书法很骄傲,这是毋庸置疑的。办公室里挂,床头也挂,一次吴哲修电脑,发现桌子上有一块玻璃板,下边还铺了张书法,旁书“袁朗题字”。此事在A大队中曾一时成为老A们的茶余笑料。书法狂草且有力,每每展开袁朗的书法,一股硬汉之风总是扑面而来。
队长一直都是别具一格的,他直接在帐本里夹了张宣纸,上书:海纳百川。看见宣纸,许三多有些想笑,还是忍住了。他把宣纸展开,抚平,再用书仔细地把宣纸压平。
队长的硬笔书法也不错,可惜特别清秀,没什么阳刚之气,和他的书法简直是云泥之别。这事后来被其他老A嘲笑,袁朗一本正经,说像他这么阳刚的人,书法写得特别爷们就够啦,硬笔再那么狂,人就特别容易大男子主义,不利于家庭和睦。
一次嫂子来信,字迹是难以置信的清秀细腻,写一些私话却完全没有黏腻的感觉。都说和别人相处久了容易染上别人的习气,许三多想队长的字估计就是被嫂子给传染上的。这不是什么坏事,起码袁朗也不想一纸狂草吓坏妻儿。
嫂子的信被几个调皮的看见了,一个劲儿地笑袁朗妇唱夫随,袁朗半忧伤半调侃:等你们娶了媳妇就懂了。那次袁朗破天荒没公报私仇。
那本账本记的帐,还有很长时间许三多才能还清,可那账本上记着的情谊,许三多想他这辈子也还不请了。还不请更好,这样许三多就能用一辈子,来记住他青涩岁月里无比珍贵的友情。
END

评论(2)
热度(28)

© 白日梦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