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不会平静。
他将永不平静。

关于

觉得自己写的不好,还是删掉重来了。

就是想画重复格摸鱼。以fha为背景,两个人聚在lancer帐篷吐槽冬木圣杯战争的四格。saber有士郎,rider有樱,caster有葛木,berserker有伊利亚,assassin有山门的,lancer和archer的悲剧故事。有梗就画的摸鱼。
其实,重复格之后会变的,我是说,如果有后续的话。

fate相关

留个fgo的梗
因为狂王L狗C狗proto狗
Archer黑弓和影弓都是库丘林和Emiya不同时间的状态,所以每天只会出现一个人。
每个时间的狗和茶记忆是不互通的。
然后发生了很多愉悦的回忆。XD

忽然想起来三次盆友也在看我这个号。

失策了,被当做变态咋办。。

之前的短篇,记录的那个,一直是想画成漫画的,但是没有机会,用草稿充数,可以说是非常地无耻了。
其实漫画里本来还想画更多的fha的温馨又有趣的故事。

上色毁线稿

枪弓 记录

记录
1
弓兵坐在剑之丘上。
弓兵手撑着头,一页一页地翻着过往的圣杯战争的记录,时不时停下来,用手指在书页上划了个圈。

又是蓝色的。
枪兵。

2
是第几次和红色的弓兵一起参与圣杯战争了呢?
库丘林没数。但是绝对不是个小数目。光是分灵传回来的有关红色弓兵的战斗记录,就已经厚厚地叠成了一堆。
所谓被召唤出来的英灵,其实是库丘林被消弱的分灵。作为其「根源」的存在,库丘林本人常驻在盖亚一侧的英灵座里,除了召唤分灵和在英灵座里闲逛,库丘林常年处于无所事事状态,有事没事打打背上有卢恩的野猪,钓钓奇奇怪怪的鱼,偶尔摸摸那把诅咒的魔枪。在这里,魔枪也没有所使用的必要,他只是摸着,一边想着诅咒这种东西真是可怕,一边感叹不能像分灵...

1/26

© 李翼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