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你爱我又懂我,然后放过我





不是很快乐该怎么说?郁闷嘛?

#猪排饭的后续#



小雀斑顶着一头黄色的卷毛,蹦蹦跳跳地挥出一拳smash。

那天卷毛跟着师父参加课外活动,地点是保须市市中心的游乐场,哐哐当当干掉敌人,几个职英就着黄昏,松了口气。


电光雷霆和烈怒赖雄斗拎了几瓶啤酒和无酒精饮料,说着要犒劳大家。


卷毛说师父呢?师父去哪了?


胶卷狂人说你等会再去找他,他丢不掉的。


卷毛听话地没去找。


倒是回头一瞧瞧见他师父了。


那夕阳正黄,师父坐在那里,肩膀少有地颤抖着,似乎融进了整个夕阳。


卷毛看呆了,忍不住悄悄走近。


师父手上好像拿着一张照片,深深的折痕把合影一分两半。


照片似乎被摩挲和珍藏了太久,已经泛黄,已经模糊。




好像有一滴温热,打了下来。


但是那个黄昏里的男人始终没有回头。

评论(2)
热度(42)

© 翼展那个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