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你的特别的。
我始终这样坚信着。”
好想听有人这么对我说。

主要掉落原著paro
极度恐惧ooc
其他置顶啦

id是李翼展
是翅膀的总长的意思
也指飞机机翼总长度



你知道吗?因为我很喜欢你,所以才什么都没有说。

【胜出】等价交换

重新修改啦。胜出only无大三角!
等价交换
1
个性药剂,是在绿谷出久正式成为职英的第七年开始出现的,彼时从绿谷出久获得One For All已经过去了十年。
如梦幻般美妙的感受——这是个性药剂的广告词。实际上个性药剂也确实很强劲,能够减缓个性过度使用的副作用。
上鸣是热衷于追求潮流的前端人士,自然尝了鲜,四处放电,头脑还清醒,乐哉乐哉。
同时购买个性药剂的还有如今切岛的铁兄弟铁哲彻铁,毕竟虽然金属化很便利,但是一旦金属疲劳起来也相当麻烦。
有着超实用性的个性药剂一上市自然收获一片好评,倒是绿谷一心扑在One For All的锻炼与覆盖上,对个性药剂没什么兴趣。
眼下绿谷关注的是另一件事。
是爆豪的战损。
比起什么个性操纵事故,爆豪的战损不如说是遭遇了埋伏。爆豪揍脑无正打算揍到地老天荒,忽然冒出了两个敌联盟的小头目,个性似乎是反弹系和中毒,爆豪的右手没有吃准,暂时不能使用,外加右眼暂时失明,为了防止二次受伤,恢复期暂时禁止个性使用。
个性是比较难解的存在,一些释放性的个性,连使用个性的本人都不一定能解,还是要靠治愈系的个性修复。爆豪若不是真的遭受了重创,断然不肯在医院中浪费时间。
绿谷想着想着,在电子笔记里记下了新的个性信息。
无论是否有爆豪光己的嘱托,绿谷都打算来看一看爆豪,照顾他一段时间。他已考虑了很久:趁这次小胜受伤的机会,假称光己嘱托的名义做小胜病房里的陪床,顺便销掉多余的假期。
这就是幼驯染身份的好处:大义凛然地完成一切亲密的接触,还不怕被他人指指点点。绿谷心存着这么一点私心,还有点窃喜呢。

整理好食物,绿谷前往超市购买一些生活用品,挑着挑着便多了一堆欧尔麦特主题用品。
反正小胜也用欧尔麦特毛巾呢。绿谷全然不觉地又抄起几支欧尔麦特牙刷放进购物篮。
离开超市的时候,绿谷看到一家花店。他数了数钱包中的余钞,走了进去。
琳琅满目的花架,大大小小的花盆让人眩目,绿谷索性让花店老板替他挑一束探病的花,自己顺手拿起一本花语大全来看。看着看着绿谷又心一动,抓了另外几株藏在了花束里。
现在的绿谷大包小包的,怀里还抱了一大束花,又害怕全覆盖加速,花会被飞起来造成的风压吹乱,于是加强脚力,向医院进发。

到达爆豪的病房,绿谷不顾着大包小包的重量,先瞄了眼小胜,知道他睡熟了,才开始轻轻地安置各种杂物。
将最后一枝花插进床头的玻璃花瓶,绿谷停下来,轻轻的挪来一张板凳,坐在爆豪的身侧。
病房里静的只剩下指压的滴滴声,随着声音的频率,在机器上划出起起伏伏的痕迹。
绿谷凝视着爆豪,看着他游走在单薄的病号服下的疤痕。虽然爆豪是人前一脸毫不在意的男子汉脾性,但绿谷一直知道,人后的爆豪对这些疤痕还是有些在意。爆豪更迭的战斗服,露出度是在不断降低的,提升了安全系数,也悄悄藏去落寞的疤痕。
绿谷小心翼翼地触碰着爆豪左手的指尖,惯于热爆炸的双手此刻冰凉,令绿谷唏嘘之余又鼻头酸胀。
他的右手遭遇了自己伤害的反弹,因此有些一定程度的烧伤,被可怜兮兮地裹上了纱布。绿谷不忍心再看,起身离开病房,去准备爆豪的晚餐。
毕竟是中了毒,绿谷吃不准这时的爆豪能不能吃辣,还是先备了清淡的东西,护士允许的情况下再佐以辣椒酱。
趁着小胜还没有醒过来,绿谷也窝在了陪床的位置上,轻轻地打起了盹。

是谁在呼唤我?爆豪心想。
他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但是身体无法动弹,喉咙深处似乎被扼住,低头一看是一把巨大的锁。
视线也很模糊,只能听见一个甜美的女声在吟诵。
这样的个性和声音——爆豪在脑子里飞速地思考——但是已经来不及,一阵泡沫将他吞没。
他彻底醒过来,背上的冷汗已打湿了衣服,右手的疼痛更加激烈,仿佛是要将他从噩梦边缘拉起。
再左右环顾一周,他便清楚地看到在陪床位上的,睡到打呼噜的绿谷出久。
职英习惯使然,即使是轻微的挪动声,也能让绿谷骤醒。他跳下床去关切爆豪:“小胜醒了吗?口渴吗?饿吗?”
“你怎么在这?”爆豪径直问。
“是来照顾小胜的。”绿谷一边重新加热食物,一边解释到,“到小胜出院为止我都是你的陪床了。”
爆豪扭过头,盯着电视屏幕良久。
“喂,废久,开一下电视。”
绿谷转身按了按钮。
这间给英雄使用的病房设施齐全,连电视也是新式的,现代气息十足。
花花绿绿的新闻报道和天气信息挤满了电视,爆豪看着绿谷的背影。
“这次我受伤的事,没有报导。”他低下头,“恐怕即使是老太婆她们也不知道这件事。但是你却来了。”
“是小胜的事务所的工作人员和我联系的。”绿谷没有回头,“因为是机密任务。”他顿了顿,“只有排名靠前的部分职英才有权限知道这件事。”

英雄排名,在十年间变化不断,某种意义上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意思。虽然明面上绿谷继承了欧尔麦特的名号,但毕竟是“继承者”,受到质疑也在所难免。不过虽然安德瓦一代的优秀职英还在屠榜,但是爆豪和绿谷作为新秀中的佼佼者,还是闯入了No.7、No.8,获得了声誉和名气。
排名越前的职英,能够接触级别更高的任务,获得任务系统的高级权限。绿谷作为No.8的职英,又是作为幼驯染的身份,自然于情于理都先知道爆豪战损的消息。

但作为No.8抢先知道No.7的消息,越权操作,个中缘由爆豪不愿去拆穿,索性一只手撑着头,饶有趣味地看着绿谷稍稍发红的耳根,没来由的有些快乐。
旋即他又皱起眉头,想起了极紧迫的某些事,于是又焦躁起来。

绿谷掰起病床两侧的支架,安上平板,摆齐晚餐。
得到辛辣许可后,爆豪搛起一朵西兰花,几乎裹满了辣酱才送入口。
绿谷叹气。

彼时他们如同回到少年般插科打诨,两人可劲地开着玩笑,让苍白的病房多了一些生机。
夜晚的时候绿谷将陪床搬到爆豪左侧,如同童子军合宿一般躺在爆豪的身边。
他唧唧歪歪地啰嗦起新发现的个性,爆豪罕见地在听,直到最后才开口问了一句。
“喂,废久,你有没有记到能够控制言语的个性?”
绿谷打开手机,点了几下。
“精神系职英排名中,确实有这么一个个性。”

绿谷那一届体育祭之后的一年,职英排名进行了改革。为了避免心操这样的个性被忽视,职英的排名榜开始分了不少类别,诸如力量系,精神系和救援系等等。比如绿谷和爆豪的排名自然是力量系的,不过濑吕和峰田就被分去了救援系,使得不同的个性能在不同的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
而绿谷所说的,能够控制言语的职英,是精神系的No.3,“爱之密语”英雄,还是个十八禁英雄,性感程度不亚于当年的山岭女侠和午夜。个性是控制他人说话的内容,由此达到保密的目的。
爆豪又追问了一下详细资料,不由得头痛起来。
绿谷起身,要给爆豪拿一块冷毛巾,被爆豪一把拉住了衣角。
趁着病房里微弱的床头灯光,他看见爆豪的咬牙切齿的神情。
“我见过这个人。”
“在被袭击后,是这个人,给我下了个性。”
绿谷呼吸一滞。
TBC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