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你的特别的。
我始终这样坚信着。”

好想听有人这么对我说。

主要掉落原著paro
极度恐惧ooc
其他置顶啦

今日份傻fufu的幼驯染们

有十杰和上耳婚礼pa(虽然上耳没出现

总之是某俩醉酒职英傻fufu的故事

那个paro算啥?大概是当了职英都还没捅窗户纸的感觉?也算是喝醉酒的命运之晚嘛?如何,也是另一种心里话吗?

评论(4)
热度(149)

© 李翼展 | Powered by LOFTER